原曲:陳柏宇 – 親愛的仇人
改詞:一聲冷笑

時常閉上了眼睛不回話
無從聽見夜夜的深情話
沒法改寫這刻骨念掛
還只可等一天造化
沉睡醒來 頑石開花

從無抱怨照顧堅守無憾
唯求某晚是你護我安枕
但你孤單忍這苦及困
沉溺枯萎身軀不自禁
無力親近 無物可感

*由傷痛蔓延在沉睡沉默一角
曾被愛的意識又早脫去外殼
除非叫喚能讓 某種黑暗醒覺
餘下半生 留下等囚徒 還是要解除他綑縛

如能替置 這痛楚請臨近
橫眉冷對 沒法令我心狠
願意分享這絲竹樂韻
誰可挑起音階的共振
遺下灰塵 在我內心

*
總不想慨嘆這命薄 枯守這帳榻那懼落寞
平安已是祈願 無事猶像謊言
凝視似冰臉孔 熟悉笑眼未見
情願過後留待某天家裏相見
遙望遠走 檀木般沉眠 其實已消沉怎改變
還是送溫柔的一劍

標籤:, , ,

Leave a Reply